转一朋友的:OFFER之石沉大海的礼貌
    纠结良久,还是不吐不快.
    这个问题不一定与大家的申请直接相关,但或许适用于所谓"陶瓷"吧.
    至少,这是我"、经验"的一个方面.
    去年我在论坛上回帖,和报了三个Offer后,就陆续收到一些询问申请经验的邮件。对于每一封,我都作了认真详细的回复,虽然我一直没有在论坛上发表总结的话题,但对于这些具体的邮件,我的每一次回复都可称作是一篇具有针对性的千字文。因为对于申请时煎熬的心情有着切身体会,所以我基本上都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复,(回晚了我自己还会道歉),希望对来信的人有所帮助,或至少给予关心和鼓励。
    令我困惑很久的就是,居然只有一次收到过对方的回复。我能意识到这个现象也是很自然的,跟着询问的同学一起着急,就会想知道我的回复对方是否已经收到,就会在查邮件的时候注意一下是否有这个回复。一个简单的“收到了,谢谢”,便足够了。却迟迟没有等到。我想这不是偶然现象,不可能每一封邮件都没有发送到位吧。其中有的同学也在论坛上给我发过信,所以我还专门在这里也问了一句邮件是否收到,居然也就再也没有回复。所以我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就是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后,我就不再有利用价值了,所以连礼貌性的回复也没有必要。
    我当然清楚申请阶段分秒必争的状态,所以没时间过多回复是非常可以理解的。但我的时间就是垃圾么?申请成功后,仍然有毕业论文要写,忙得焦头烂额,现在又已经开始读研,谁没有自己的事情呢?我能花30、40分钟针对你的问题给出一个成文的解答,你就没时间花3、4秒钟说一个“收到了”?
    我记得在这论坛上看到谈陶瓷的帖子,说礼貌问题很重要,即使对方没有接受你的陶瓷,也要礼貌回复谢谢,如果给了帮助则更要感谢。当时还觉得这个也用说么,这不是人之常情么。现在看来,缺乏礼貌在中国学生中确实是个普遍现象。我现在在香港,深刻的体会到这里很重视礼貌、平等的对话,教授、系里的工作人员对学生都是非常礼貌非常尊重的。所以,那些抱怨陶瓷不成功的同学是否也该从自身角度反思一下。那些给我发邮件的同学,在没有得到回复前,又总是礼貌有加,格外客气,如此一来,得到答复后就再也不屑于做出任何回复的行为就让人更加难以接受,无礼之外,还加上了功利。
    功利,大概是大多数中国学生都有的问题吧。但即便是功利,也要有些法则有些技巧吧,不然小事上占到便宜,大事却永远成功不了。
    有一封来信至今令我难受,一位同学看到了我港大的Offer后询问自己是不是没戏了,问的倒也很坦诚,说自己学校不好,陶瓷不成功,RP是自己写的,语气仿佛这是申请不成功的唯一原因。很直接的问我学校怎样,有没有陶瓷,RP是不是自己写的。对于后两个问题,我其实觉得很侮辱我,但还是非常诚恳地做了回复。细节具体到跟港大的老师没有任何联系,不过和其他学校的老师联系过,但仅限于讨论学术问题;而RP,我根本没想到还能让别人写,但在回复里只是简单的说是自己写的,说只有学校是要好些,并且很诚实地报了具体是哪一所。大意就是说我的情况除了学校排名外,那两条都是跟她一样,让她不必放弃希望,并补充了这三条之外学校比较重视的其他因素。我记得我做了很长很认真的回复,虽然这些问题让我很别扭。正因自己别扭了而又不想让对方别扭,遣词造句都极其小心,花费了很长时间。而结果,大概如同那位同学的申请材料一样,石沉大海。
    我觉得人与人的交往,要将心比心。申请过程中尤为如此。比如拿到了offer后,我不去了的学校都很诚实的尽快告诉对方说我不去了,有时候对方学校会问你去了哪里,也都是诚实地答复。决定了自己的选择后,即使想去的学校是否能录取都还有未知数,也不会贸然答复现有的offer,而是尽快把名额让出来给等候名单上的同学,不会浪费掉学校的宝贵名额。后来听说香港大学之间都会互通有无,假如已经答复了一所,其实其他学校也不太会再录取你了。当时感觉这种政策好像是针对内地学生的。因为内地学生对学校往往缺乏坦诚。
    学生与学生之间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想,会在论坛上发表申请经验的人,都是坦诚而乐于助人的,我虽然不好意思在这里发帖细讲申请详情,但回复邮件时的心情也是同样的。看了帖子的人,还经常会在下面恭喜和感谢,这说明大多数同学是有这种礼貌意识的。为什么我那么多次一对一地“倾心”回复都得不到任何回应呢?到底是些什么样的同学刚好被我赶上了呢?只有我一个人遇到过这种情况么?可能只是我自己过于敏感了吧。好几次想说又憋回去了,但前几天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一次,就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和承受能力了。
    助人,是不求回报的,但不求回报,不等于不必尊重。

    [ 本帖最后由 fatalmistake 于 2010-10-25 15:50 编辑 ]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滴答论坛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