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心靈法門”
    近年來,一個源自澳大利亞、名為“心靈法門”的組織在澳洲、東南亞發展蔓延,頻頻舉辦所謂的“法會”,該組織打著宗教旗號,神化首要頭目,編造歪理邪說,大肆騙錢斂財,危害社會。
    2000年前後,澳大利亞華僑盧軍宏創辦“心靈法門”,目前信徒已超過300萬人,多為中國籍信徒。
    他自稱觀音菩薩化身,48個法身可入夢救人。他每年在境外各地舉辦多次法會,以佛教的名義公開招收弟子,用祛病、消災、消業等邪說作為誘餌,最終達到斂財的目的。盧軍宏每年通過法會以及設立功德箱、拜師、兜售結緣物品、放生等方式,獲取的非法財產高達數億。
    2015年8月,“心靈法門”信徒梁平幫另一名信徒搬完幾箱書之後,突然倒地猝死。
    43歲的梁平修行“心靈法門”5年。5年來,他每天不到4時就起床,做完念經功課後,在上班前拿著“心靈法門”的書籍,到菜市場、地鐵口或人流多的地方發放,是為積功德。
    梁平的死被盧軍宏定義為“斂財,邪淫”。
    這讓梁平的妻子黃茵接受不了。“斂財,邪淫有損功德,他那麼想積功德,怎麼會這麼做?”
    她查詢了丈夫所有銀行卡和社交軟體聊天記錄——沒有多餘錢財,和女性交往的資訊也沒有曖昧的言語,聊天記錄都與弘法做功德有關。
    相反,因大量送書“度人”,他們的家庭生活日漸困難。
    黃茵加入“心靈法門”,是因為母親病重。當時母親患胃癌的消息一下子將她擊垮,梁平得知後告訴她,“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救媽,那就是念經。”黃茵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跟隨丈夫加入了“心靈法門”的修行。她每天念八九個小時經,不再去上班,但依然無濟於事。母親去世後,沉溺於“心靈法門”的她,依舊不停地念經,希望超度母親升到天上去。在母親去世4個月後,黃茵49歲的姐姐腦動脈瘤出血住院。因梁平“上海共修組”主力的身份,全國的信眾都為黃茵姐姐念經,祈求治病。姐姐最終還是去世了。親人的連續離開讓黃茵悲痛不已,她打電話給盧軍宏,被告知為了逝去的親人能到天上去,她還需要念更多經。
    黃茵聽了盧軍宏的話,在家設了佛臺念經。每天按盧軍宏所說,定時定點更換鮮花、水果、佛水。
    她還讓兒子念經,因為盧軍宏說過“小孩子修法門會更有功德,可保其聰明健康”。
    黃茵與梁平的“夫妻雙修”,令其他信徒非常羡慕。很多信徒因愛人或家人反對,導致婚姻不和甚至離婚。
    梁平去世後的49天之內,黃茵每隔7天進行一次放生。2015年到2016年整整一年,她每天在佛臺面前磕108個頭,念2遍禮佛。第一次磕108個頭,黃茵磕了1個多小時,全身虛脫躺在床上,很久才緩過來。這一年,黃茵為丈夫念了800張“小房子”,放生了2萬條魚,許願度100個人修“心靈法門”。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丈夫能到天上去”。
    但今年3月,盧軍宏告訴她,因為家裏燒了紙錢,梁平“從天上掉下來了”。這個消息對於黃茵來說,就像是梁平再死了一次。她知道家人並沒有為梁平燒紙錢,加上盧軍宏此前說梁平的死是因為“斂財,邪淫”。這讓黃茵對盧軍宏產生了懷疑。
    她第一次在網上查“心靈法門”,搜到大量“心靈法門是邪教”的帖子。此前,盧軍宏告訴信眾,搜索引擎有鬼,不能在網上搜索法門,也不能看其他佛法,否則會損功德。通過搜索,她還偶然發現了一個反“心靈法門”的群。當時群裏有80多人,她才發現有更多人和她一樣對“心靈法門”持有懷疑。這更堅定了她退出“心靈法門”。
    她的退出,遭到了很多信徒的恐嚇和詛咒,咒她的兒子會成為孤兒,咒她半年之內會遭橫死。給黃茵介紹工作的也是一名“心靈法門”信徒,在得知黃茵退出後,該信徒逼迫黃茵辭職。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滴答论坛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