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信危机发酵中国区或集体停摆,逾百房产交割受影响!
    近日,多条与知名地产公司澳信集团(Ausin Group)有关的视频在微信群中流传开来。
    视频显示,有人在澳信中国区办公室的前台书写大幅黑色标语。在周围墙上乃至桌子上,都写满了约半米见方的巨型汉字,诸如“澳信洗黑钱”、“澳信诈骗集团”、“黑中介”、“澳信转移人民币到海外”,等等。

    ***App记者调查确认,被书写“大字报”的办公室,是澳信集团中国区总部,即位于深圳平安金融中心86楼的办公室。
    澳信(澳洲):“对侵占资金和腐败零容忍”
    本网记者昨日尝试联络澳信集团位于悉尼的办公室,今日收到对方发来声明回应。
    澳信集团(澳洲)在发给***App的声明中表示,深圳澳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简称“澳信深圳”)及其负责人金天佑涉嫌挪用资金的消息传出后,澳洲公司已经终止了双方的合作关系,并已经将此事报告给澳洲相关机构。中国相关部门正采取措施,而澳信集团(澳洲)正与受影响的投资者密切协作。
    澳信集团(澳洲)在声明中称,他们与澳信深圳及其负责人金天佑曾有协议,向中国潜在买家推荐澳洲楼花。澳信深圳获授权,在这10年协议中在中国使用澳信品牌。期间,售出了超过8000套物业。
    声明称,中国买家近期怀疑,用于换汇和交房的款项被支付给了金天佑,这种操作直接违反了澳信集团(澳洲)与之签署的协议。根据协议,后者未获收款许可。
    澳信集团(澳洲)前期调查发现,金天佑的违规行为涉及全澳约15处开发项目中的130笔账目。澳信集团(澳洲)并未拿到这些转账的资金。
    澳信集团(澳洲)所在的悉尼办公室(图片来源:网络)
    澳信集团(澳洲)首席执行官Joseph Zaja在声明中称,“澳信集团正与中国相关机构合作,以确保事件取得最好的结果。我们对任何资金侵占或腐败行为零容忍。”
    他称,“澳信集团已经终止了与金天佑的所有协议,以及禁止其再使用我们的商标。”
    他称,“我们希望向客户保证,澳信集团依然是一个可靠且值得信任的房产推荐公司。澳信集团在澳洲的业务会正常展开。此外,对那些仍未入伙的客户,我们会尽全力提供协助,寻找其他解决办法。”
    (图片来源:《澳洲金融评论报》)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澳信在中国的业务是独立于澳信澳洲,该业务涉嫌挪用了“数千万澳元”的结算资金和订金,这些资金本该用于在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的15个开发项目中购置新房。在警方调查期间,项目名称暂不予公布。
    据悉,澳信深圳被指向中国买家出售楼花和独立屋,但没有在买家和开发商之间建立合法交易。澳信深圳被指接收了买家缴付的定金和结算资金,违反了澳信集团的公司政策。
    报道称,结算款从未交付给开发商,买家也无法联系到深圳澳信的负责人金天佑。
    位于深圳的澳信中国总部开业图片(图片来源:网络)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包括广州和深圳在内的中国办事处的中国员工和中介都拿不到报酬,办公室也被闲置。
    ***早先曾报道称,一封题为《致澳信集团全体员工》的邮件显示,“因公司经营面临资金严重困难,各位同事的7月工资需延迟发放,社保暂时也无资金缴纳,我本人负有最大的责任,因此给各位造成的困扰和损失向各位真诚说抱歉,我正极力解决资金问题。”
    周三,中国的员工和买家被拍到在深圳办公室墙上涂鸦,如上文视频所示。
    位于深圳的澳信中国总部开业图片(图片来源:网络)
    Zaja告诉《澳洲金融评论报》,“这是不可接受的行为。我花了10年时间巩固澳信集团在澳洲的声誉。重要的是,要了解我们是独立的实体,澳信集团已经向金发出通知,要求他停止使用澳信的商标。”
    他说道:“由于我们有涉嫌欺诈的证据,所以在24小时内取消了与澳信中国方面的协议。这是一项严重的罪行,并不是澳洲的真实情况。我们将继续像往常一样,在澳洲运营,并致力于与受影响的人合作,为尚未交割的房产寻找替代买家。”
    ***App日前也已与数位澳信中国区的在职人员取得联系,请对方就此事置评。
    两地关系“分家的感觉”,中国区或整体停摆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知情者告诉记者,此事在国内引起很大震动。在他看来,不仅是深圳办公室“出事”,整个澳信中国区的运营都将停摆。
    “运营债务,加上房款损失,缺口怎么着也得3-4亿人民币吧。”据他称,客户损失最高的应该有“上千万人民币”。
    澳信无锡办公室(图片来源:网络)
    据悉,澳信深圳公司目前已经停止运作。作为中国区总部,深圳公司拥有运营决策权,财务和运营级别最高。深圳公司的停业,会导致中国区其他公司集体停摆。
    澳信上海办公室(图片来源:网络)
    他说,在此之前,宁波、成都、天津和长沙,都已经停止运作。
    另一位员工告诉***App,他们认为出现目前的纠纷,问题主要在“澳洲那边”,因为“澳洲不给中国区提供运营开支,这是一切的导火索”。
    (图片来源:网络)
    “导火索的根源在澳洲,大概2015-2016年,澳洲总部和中国区的关系开始紧张,分家的感觉。”
    据他称,“关系紧张后,中国区指着澳洲收到开发商相应佣金、转回国做开支这个事情出现断档。简单说,业绩中国做,开支都是中国区的,澳洲公司坐着收益。”
    “被截断了回流,后面的问题就出现了。”他称,“澳洲资金进不来,国内又要用钱”,于是开始尝试“变相换汇”,或者说,国内开始截款。
    记者留意到,这与澳信集团(澳洲)发布的声明中的截款指责比较吻合。不过,截留的款项的最终用途,这位知情者表示因为自己不是高层,并不清楚,但猜测:“外传去投P2P了,我不认为是真的。光国内的运营成本,的确是无底洞”。
    “他是个人物,我们都服他”
    不过,提及中国区负责人金天佑,几位员工对其表示支持。
    一位职员告诉记者,“中国区的金总是个人物,对员工也仗义,所以集团内部都很拥护,我们都感恩。”
    澳信中国区负责人金天佑(图片来源:网络)
    ***App获得的一段视频显示,澳信中国区负责人金天佑已经就此事向客户表示歉意。他表示:“这次事件给大家造成的损失,我表示歉意。苏州、南京和东莞等地的客户来到深圳,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希望我能够更加坚定的把澳信发展下去。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我会一如既往的努力,争取把欠客户的钱还给大家。”
    视频中一名绿衣男子表示:“支持金总的表态,相信澳信能够度过难关,给大家一个美好的未来,兑现给大家的承诺。”其他人也纷纷表示:“支持澳信,支持金总,加油!”
    记者早先获得的一份据信为金总签署的《致澳信客户的一封信》中,金天佑表示,希望“大家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我有信心能重振旗鼓尽我所有的力量来弥补各位的损失。”
    信中例举了7项“方案”,包括愿意将自己的护照交给公司或者客户保管、签订书面债权债务协议、出让全部股份变现偿债、将客户部分或全部债务转成公司股份、积极寻找资金维系公司正常运营、向债权人每月公开公司的运营和财务报告,以及“至少给我2-3年的时间”。
    受访的职员告诉***App,“其实真的给他3-4年,他还是会站得起来。他是个人物,我们都服他。”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滴答论坛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