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收紧签证或重创中文教学:中国教师受限,本土教师短缺

    H1B的签证过程对越来越多开设有中文浸入式课程的美国学校来说颇为头疼,这些学校的小学生有一半以上的课用汉语讲授,教师通常都是以汉语为母语的人。
    港媒称,美国需要更多中文教师,但唐纳德·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或增添难度。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近日报道,赫德森浸入式学校的创办人莎伦·黄(音)每年都忐忑不安地等待10月到来。
    届时,她将知道自己学校里的几名中文教师是能够继续任教还是将被迫在学期中途离开美国。
    “每个人都很有压力,”黄女士说,她在纽约和新泽西开设了两所学校,“我们有些教师被拒签,没多久就不得不离境。这对孩子和整个学校都不好”。
    黄女士提交了大约六份申请,要求将她学校老师的毕业生临时签证升级为期限更长的签证。
    但每年都有两三个人通不过H1B签证抽签系统。
    报道称,H1B的签证过程对越来越多开设有中文浸入式课程的美国学校来说颇为头疼,这些学校的小学生有一半以上的课用汉语讲授,教师通常都是以汉语为母语的人。
    报道还称,它还凸显了美国人对中文教育的浓厚兴趣面对的一个更宏大的难题:汉语流利又具备中小学教师资质的美国人短缺。
    报道指出,于是,全国有中文课的1100多所学校不得不想出各种解决办法,有的修订教师资格认证程序,有的直接从中国聘请非永久性客座教师,有的帮助他人获得绿卡或外国专业技术人员签证。
    报道还指出,依赖外籍教师的学校现正怀着警惕心态关注特朗普政府收紧移民和签证政策的举动,因为行政命令和备忘录敦促从行政上更加严格地控制针对外国专业技术人员的H1B签证和针对访问学者的J1签证。
    “一方面我们培养不出中文水平够高的美国人来当老师,另一方面我们在收紧有合法资格的教师在我国任教的程序。”亚洲协会中文启蒙与浸入式教育联盟的负责人王淑涵(音)说。她估计目前80%以上的中小学中文教师都是在外国出生的。

    王淑涵表示,这将限制培养美国学生达到汉语流利水平的能力。
    报道称,目前还没有持H1B签证的中小学教师的数据材料,但教育工作者深为关切目前对这一签证类别加强审查的动向和对该系统的全面改革提议。
    “有理由预计,这些签证限制以及这些限制和其他移民政策的寒蝉效应将使各地区更难请到教师。”全国语言联合委员会的常务主任比尔·里弗斯说。
    报道表示,在赫德森学校,行政总监长官比尔·希克斯表示,眼下还无法判断更加严格的移民控制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教师招聘,但在过去一年里,签证控制中心的官员对教师签证申请的审查更严了。
    “H1B的问题不仅仅涉及硅谷的工作人员……我们要说的是中文教师,我们需要他们来教我国孩子掌握一门对这个国家具有战略意义的语言。”希克斯说。
    “我们最大的担忧是特朗普政府改弦易辙会使这些签证变得更加稀缺、更难获得。”他表示。
    报道称,尽管美国政府正着手实施2017年提出的H1B系统全面改革,但尚未公布整体计划的细节。
    然而对未来走向的担忧恐怕已经对有意向的教师产生影响。波士顿郊外的布兰代斯大学中文专业主任冯禹表示,过去一年里,教育硕士课程的申请人数有所下降。该课程专门培养中小学教师。
    但针对大学教师的课程——不受到同样的配额限制——保持不变。
    冯禹认为这与签证焦虑有直接关联。
    “对于特朗普政府,我们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明年会怎样……学生们都很紧张,中文教学文科硕士的申请明显减少,”冯禹说,“这是个很切实的问题。”
    报道称,从布兰代斯大学毕业的哈尔滨人刘畅(音)眼睁睁看着她的五个好朋友收到了美国学校的任教邀请但最终在签证抽签时落选。
    联邦移民当局收到的近20万份申请中只有8.5万份会得到批准。
    “我很幸运,”刘畅说,她已经在马萨诸塞州一所公立学校开始了第三年的教学,“这全凭运气,因为我们毕业时都参加了教师资格考试,我们都是合格的,但他们就不得不回中国”。
    冯禹说,鉴于这样的概率,学生们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在一个看来可能会进一步收紧的系统中碰运气。

    赫德森浸入式学校的中文老师正在为美国孩子上音乐课。
    来源:参考消息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滴答论坛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