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大撕门牌名事件:我们为何要掩饰自己的中文名(图)







在哥大的学生,最近应该都被一起不愉快的事件刷了屏。

一般在学生宿舍的门上,一般都会贴名牌,方便学生之间串门。



然而农历新年前后,住在哥伦比亚大学Shapiro宿舍某楼的学生发现,不知是谁,把所有带有“中文名”特征的名牌都撕掉了。把这件事汇报给校方后,又陆陆续续有来自各个宿舍的学生站出来反映有类似事件发生。

授权引自“哥大的故事”

想象有一天开开心心出门,发现你的名字被有意撕毁,仅仅因为你的名字是中文拼音。




(什么玩意儿)

名牌是一个人的身份,这样专门针对“中文名”的破坏行为,在这样的敏感时期。显然在校园里引起了非常不良的影响。

当然,校方在处理这个事件时还是很给力的。

学校的多文化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Multicultural Affairs)首先做出响应向哥大相关学生组织发出慰问邮件并承诺进行调查。邮件发出几小时内在学生之间发酵开来,包括中国学生社和亚裔学生联盟在内的学生组织也发表了联署声明,谴责这一歧视行为。




(授权引自“哥大的故事”)

在大家都对歧视行为表示愤怒,对名牌被撕的学生表示同情的同时。 一群中国学生因为在名牌上写了自己的英文名字而“幸免于撕”,然而他们并不因此感到高兴。

相反,这件事情引发了他们,也引发了我们每个留学生的文化思考。




一位因为写了英文名字,而“有幸”没被撕名牌的哥大中国学生——海歌(Heidi) 说:

那天法语课早到,和旁边的以色列小哥聊起来。他问我为什么有个法文名字,有个英文名字,又有个中文名字。我说,我每学一种语言就起一个这个语言的名字。他又问,那你的中文名叫什么。我告诉他,我姓“海”,意思是the sea,名“歌”,意思是the song。他略带惊讶:“Song of the sea! Is that what it means?”得到了我的肯定,小哥很兴奋,说这么好听的名字,你为什么不用,让人家叫你“Heidi”?

在这次事件上,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幸免于难”算不算一件好事。如果当事人收集或毁坏的目标是所有中文姓名,那我也应该在受害者的行列,我也有一个中文姓名啊。只是我一直将它珍藏,出于一种保护欲,没有拿出来与人分享。我这样稀罕自己的名字,想必许多中国同学也是一样的。看到自己的名字被人撕毁,甚至有些是三番两次,心里的难过不言而喻。

我们中国人的名字多是爸妈或者重要的长辈起的,包含他们的冀望。我们的名字不光讲究发音好听,还有深刻的含义,有的是按字辈取的是家族的印记,有的引经据典,有的诗意朦胧,都不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通过这次事件,我反思,要让不懂我们名字深意的人尊重我们的名字,最好的方法是像他们介绍,告诉他们我们的名字有多美。

授权引自“哥大的故事”

她的话让同是留学生的Panopath小编陷入了思考。

是啊,在异乡求学的我们,多久没有听别人叫起我们的中文名了。

盛悦-Shengyue,是我的中文名。然而每次新学期第一节课点名时,我都会感到无比紧张。记得大一时,第一节课,教授点名时,突然卡住读不出来, 整个班级陷入尴尬的安静。之后,“Shen-Gwei? Shen-Gwei? Is Shen-Gwei here?”

过了很久我才意识到,原来教授找错断句,把我的名字Sheng-yue 读成了 Shen-gyue, Gwei,像一只青蛙被轮胎碾过的叫声,这踏马才不是我的名字! 此时我不得不在班上其他中国同学的窃笑中举起手,认领这个完全被读错的中文名字。

之后每一次点名,我恨不得在教授尝试“读完”我的名字之前打断,大喊一句“ I go by Lisy” 来避免一切尴尬。

就这样或为了让他人读起来方便,或为了更快的融入陌生的环境,将自己本来的中文名一步一步尘封。

有时我觉得自己就像城乡结合部的翠花,狗蛋,进城后变身Sophia, Daniel。我们来到新的地方,为自己设定一个新的角色名,开始扮演新的生活,彻底将自己的过去埋藏。

直到下一次家人重新叫起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中文名字,算一算,已经又过去了一年。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日语班的同学在与我讨论汉字和日语的Kanji之间的区别的时候,我写下了自己的中文名字 “盛悦”。同学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解释说是 “ Full of Happiness"。我的同学随机作恍然大悟状 “怪不得你这么开朗,原来 It's in your name。"

是啊,每一个汉字都蕴含着深邃的内涵和多样的意象,每一个名字,只消一到两个字,就可以组合出一个美丽的意义。

更何况这些名字,曾是亲人几十回合的激辩取出来的,曾是父母亲翻烂新华字典才找到的,寄托着家人们最美好的愿望。

   

这么美的名字,我们为什么不曾向同学们好好介绍?

所以,在哥大学生Yanhu He最近的视频 “Say My Name” 中,中国学生们纷纷介绍了他们的中文名背后的意思。








我们的名字有那么多美好的意义,可惜我们或为了“融入”

“为了合群”,“为了方便省事”,”为了少给别人造成困扰”,无奈的将这些名字藏了起来。

有一次,我的Advisor又双叒叕念错了我的名字。我脱口而出“Sorry, I know my name is hard to pronounce..."我的Advisor,眉毛一展,慈祥的说

“Remember, I should be sorry. No one should be sorry about their name or their identity.”

(记住,我才应该因为发错音而道歉,没有人需要为自己名字叫什么,自己的身份是什么而感到抱歉)

我突然醒悟,我竟为自己叫什么名字感到抱歉。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




说到底,我们为什么要遮掩自己的中文名字,换上好读的英文名伪装?

希望这样别人就看不出我们来自异乡?希望这样haters就不会拿我们的当靶子?“哇,你的英文一点口音都没有诶”,“天哪我还以为你是ABC”

为什么我们要为这样的评价沾沾自喜?

中国人起英文名,本是为了’方便’外国友人,为了名字发音的方便来交换本来就有限的话语权。但似乎在隐匿了自己自我认同的一部分之后,我们只是助长了人们对我们和新身份的轻视。如果连名字都可以怎么方便怎么来了,我们再去谈其他的实在站不住脚。

(授权自“哥大的故事”)

即使可能会遭遇刻板印象,遭遇误会,即使因此被撕下名牌,我们应该为自己的姓名,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

所以,我们选择不再遮掩。



(“简译:大家好,我是苏格妮,我住在Mcbain5。抱歉,由于我之前的名牌写着"Elena Su",显然给你们撕名牌(种族歧视)造成了不便。 我的汉语拼音名牌马上就贴好了,欢迎你们来撕。”)



(“简译:大家好,我是海歌,我住在Schapiro 10th。抱歉,由于我之前的名牌写着"Heidi",显然给你们撕名牌(种族歧视)造成了不便。 我的汉语拼音名牌马上就贴好了,欢迎你们来撕。”)



(“简译:大家好,我是刘泽文,我住在42 Brownstone 542 W 114th St.。抱歉,由于我之前的名牌写着"Vincent Liu",显然给你们盯着亚裔学生骚扰造成了不便。 我的汉语拼音名牌马上就贴好了,欢迎你们来撕。 哦对了,如果你们找不到这个地方,欢迎发消息给我,我很乐意与你们进行“愉快”的交谈”)



(简译:.....作为一个来美6年的中国公民,我个人经历了也一些这个世界的歧视...今天,我不想再保持沉默了。 请停止躲在暗中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撕名牌了,如果你对我们的名字有意见,Go fuck yourself)



(简译:....我叫自己“Heidi", 确实这个名字对不会说中文的人来说更好读,但这并不代表我抛弃了自己的中文名字,相反,我深深的珍惜着它,不希望它被人误读。.....我们的名字有特殊的含义,对我们意义深重,请尊重我们的名字。)

来自哥大学生们的Facebook

截图授权转载自“哥大的故事”

完整视频

授权转载自作者:哥大学生Yanhu He

下次作自我介绍的时候,

我想自信的说出自己来自中国

说出自己的中文名字

还有我名字背后的意思  
This embarrasment should be contributed to "someone" who invented "chinese characteristic" "pinyin", which can only be pronounced by ourselves.

1.We ourselves to blame for this embrarrasment,
2.OR, you "teach" everyone in the world to "pronounce" our "Pinyin"!

Twnese spelling is more acceptible, by the way, without such kind of pronouncing embarrassment.

"Pinyin" excludes our chinese citizens from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ies!, while chinese culture dosen't!

What do you think?
Do you agre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2021 tigtag.com ( 粤ICP备2021003054号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