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撕票留学生主犯被判14年 受害人父亲:太轻了!(图)


2月21日,参与温哥华绑架留学生孙鹏(Peng Sun,音译)并撕票案的华裔青年被告张天一(Zhang Tianyi,音译)被法庭判入狱14年。扣除先前的拘留时间,他将在牢狱里渡过近12年。张天一当庭用中文宣读了向死者家人道歉书,但到法庭旁听的孙鹏父母认为他的道歉毫无诚意,也对判刑表示强烈不满。




孙鹏的父亲孙沧(中)到法庭旁听判决

此案发生于2015年9月27日,孙鹏被张天一及其同伙以“赴宴”为名,引诱至北温的一幢房子里,并遭到绑架。张天一随后打电话给孙鹏的家人,勒索1200万元人民币,并要求他们将钱打到一个位于中国的银行账户里。

张天一以孙鹏的手机多次致电身在中国的孙鹏父母,其中一次孙鹏向父亲说:我被绑架了,他们用枪指着我。张天一在电话中说,如果不按时将钱汇进账户,他们会将孙鹏的手指一根一根剁下。孙鹏父母先后向绑匪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出170万人民币。之后电话里自称是孙鹏的人与他们联系,但孙父已经听出这不是自己的儿子,预感到儿子已经出事了。

孙鹏的父亲孙沧(Cang Sun,音译),这位来自北京的建筑承包商一遍遍地问:罪犯怎么能这么凶残,毫无怜悯心?他中年得子,从来不让儿子受到任何伤害。一家人因为一次旅游爱上加拿大,随后便把儿子送到温哥华读中学,儿子原准备大学毕业后回国发展,谁知他竟死于绑匪手中。孙沧透露,他原意是要支付全部赎金,换回儿子一命,可是绑匪都不给他这个机会。

丧子之后的孙沧已彻底对事业心灰意冷,自己的公司也已经宣告倒闭。




孙鹏(家属提供照片)

据星岛日报报道,检控官Jeremy Hermanson重述案情,指2015年9月本案另一被告希斯科(Casey Hiscoe)带张天一引见一名叫Jay的男子,Jay正在物色绑架人选,以勒索钱财。他们选定来自中国富裕家庭的孙鹏作为绑架目标,由于张天一2012年已认识孙鹏,决定由张负责引孙鹏入瓮。张天一选定由他叔叔拥有的一栋北温哥华空置房屋作为禁锢地点。2015年9月27日,张天一以派对为名,向孙鹏发出邀请。当天下午6时,孙鹏驾驶白色宾利(Bentley)房车抵达,并且将一份带来的礼物交给在门外迎候的张天一。两人入屋后,埋伏在屋内的多名男子迅速制服孙鹏,并将他禁锢在地下室。

当晚张天一发现孙鹏面朝下躺在地上,遭到一名同伙Taser的攻击,已经死亡,张天一并非直接杀害孙鹏的人。验尸报告指孙鹏头部和嘴部几乎都被胶带封住,最后窒息致死。

张天一因为参与绑架共收到酬金9800加元。

庭上,张天一阅读了道歉声明。声明是用中文阅读的,并被翻译成了英文。张天一表示,他感到十分羞愧,并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和悲伤。他称自己入狱后已变成一个基督徒,一直都在祷告祈求上帝的原谅。

今年24岁的张天一出生于中国江西省,2010年与父母及弟弟一起移民加拿大。他2015年结婚,其妻在张天一入狱一个月后生下一个儿子。

张天一在判刑结束后退庭时,面带微笑地与其辩护律师以及法庭传译员握手。死者家人不接受张天一的道歉,孙鹏母亲李华表示,张天一在法庭上东张西望,一脸无所谓,他的道歉不是发自内心,只是为了博得法官的同情,以逃脱罪责,减轻刑期,并说我到死都不会原谅他。




孙鹏母亲李华接受英文媒体CBC采访

孙鹏母亲李华提前儿子就无法抑制泪水,她说儿子阳光开朗,朋友们都喜欢他。李华说自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而且永远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孙鹏的父亲孙沧表示:我们尊重加拿大法律,但犯罪者只要沉默,就能逃脱罪责,这个判决太轻了,完全不能接受,而且主谋都没抓到。张天一是个人渣,一旦刑满出狱,一定仍然会危害社会。

0366fb27b3902f2b4833157e6463b88c.jpg
4e0e9b5ecc9325a63d9eecadc7ebefa4.jpg
f899580e46ce854628ddd175d2690837.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2021 tigtag.com ( 粤ICP备2021003054号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