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确拒绝就默认生后器官全捐献”!?澳政府考虑执行“Opt-out”政策!

为打击非法贩卖器官的行为,国会议员们正在考虑一种“选择退出”,Opt-out的方式。

Opt-out政策意味着,除非人们正式登记退出,否则就会被假定为器官捐赠者。



这一建议出台之际,人们围绕在政府将“我的健康记录”转变为Opt-out系统的争议仍在继续。

不过这一建议并没有得到负责澳大利亚器官移植项目的器官和组织管理局,

Australian Organ and Tissue Authority、或反对派卫生发言人,Catherine King的支持。



联邦议员还建议修改法律,这样,那些在海外非法移植器官的澳人回澳大利亚后将被控犯罪。

他们希望一旦医生认为病人在海外有过非法移植器官,他们必须报告自己的怀疑。

2016年,近100万澳人前往海外,在黑市上购买器官,为肾脏移植支付高达25万刀。



器官捐献者捐献器官后只能得到800刀,医生和中间商得到的钱最多。

这项为期三年的调查揭示了在澳大利亚器官移植计划下有些人需要等待8年以上才能获得肾源,

可用器官的短缺推动了非法交易。

澳大利亚议会本周对非法器官交易进行了调查,

该调查报告呼吁政府对器官交易进行重大改革,

并希望澳人考虑改用器官捐赠的Opt-out制度。



小组委员会建议澳大利亚政府进一步调查其他捐赠计划,比如Opt-out器官捐献计划,

以确定该计划适用于澳大利亚的卫生系统,进而通过提高器官捐献率。

在这样的制度下,除非你有过明确登记要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否则你会在死后被骗捐献器官。

该委员会指出,

“截至2016年,在全球十大器官捐赠国中,有7个国家多年来一直在用Opt-out制度,”

“去年又有2个国家采取了Opt-out制度。”

只有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登记了死后要做器官捐献。

2017年澳大利亚的器官捐献率为20.7‰,

而施行了Opt-out制度的西班牙,捐赠率是澳大利亚的两倍。

澳大利亚器官和组织管理局的某医疗主任告诉该委员会,Opt-out制度并非“灵丹妙药”,

因为它可能导致家庭不再考虑器官捐赠,而且澳人可能会怀疑政府未考虑过民众的意愿。

反对党卫生发言人,Catherine King表示,工党将在下次选举前考虑对器官捐赠安排进行修改,

但Opt-out制度并不是解决办法。

最近的研究表明,使用自愿退出协议的国家仍然面临器官捐献短缺的问题。

不过,该委员会表示,提高澳大利亚器官捐献率将是一种减少出境器官移植的非常有效的方法,

因为觉得自己需要从别处寻找器官的病人数量会越来越少。

格里菲斯大学器官走私问题专家表示,

对接受非法移植手术后返回澳大利亚的人进行起诉是没有用的,

因为大多数不接受移植手术就死亡的人会认为冒这种风险是值得的。

“澳大利亚富人找到急需钱的移民或无家可归之人的器官来源后,就会去新加坡做移植手术。”

多年来一直在秘密研究这项交易的博士表示,

即使捐献器官的是家人,这也可能是一项商业交易。

澳大利亚医学会,AMA对于是否应强制医生报告非法移植的患者没有表明立场,

对于澳大利亚是否应采用器官捐赠的Opt-out制度也没有表明立场。

嗯,对于这样的提议,各位小伙伴们怎么看呢?



文章来源:Daily Mail

fe78acb0b0707316e5ca94eeffa6c425.jpg
屏幕快照 2018-12-10 上午8.03.43.png
7182366-6475215-image-a-4_1544308874524.jpg
7182352-6475215-image-a-5_1544308882181.jpg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没有什么吧,人都死了,最后不就一捧灰,其实捐了也就捐了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2021 tigtag.com ( 粤ICP备2021003054号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