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男娶妻竟为了性侵继子!给继子洗脑称:这是爸爸和儿子之间应该做的事!衣冠禽兽无处

给孩子再找个爸/妈,想必是许多单亲家庭都会做的打算,

毕竟孩子还小的话,父爱与母爱缺了哪个,童年都是不那么完整的,

然而昆士兰的一位单身妈妈怎么也没想到,


自己竟引狼入室,害了自己的亲儿子……



这名昆士兰男子的花言巧语不仅讨好了这为昆士兰妈妈,还把她的儿子也哄得十分开心,

但怎么都没料到,这位“好继父”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衣冠猛兽!!

近三年的时间里,这名男子多次性侵自己继子,

还曾在一家阳光海岸的健身俱乐部性侵了另一对兄弟......



直到事发六年后,在2017年,该男子才被澳洲警方引渡回国,逮捕归案......

在审讯中,该男子终于坦白了一切,他说:

之所以会与妻子结婚,一开始就是因为看上了她的儿子!!

她的儿子“十分依赖他”,

而这种依赖是由于小男孩跟自己的亲生父亲的关系不太好,极度缺乏父爱,

之后,这名男子如同掐住孩子命门一般,

利用了这一点,将自己的黑手伸向了小男孩......



第一次性侵发生在孩子10岁的时候,

该男子声称,事情就这么发生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



性侵过程中,他还不断给孩子洗脑,他告诉孩子,

儿子与父亲之间发生性行为是很正常的,

小男孩什么都不懂,缺父爱,自然是爸爸说什么就听什么,都是对的,

就这样屈从于他多年......



看到这里,肯定会有人觉得为什么这么长时间的性侵,

孩子妈妈竟浑然不知,也不阻止,

不会像以前新闻里说的那些将自己的儿子、孙子,送给男友性侵的那种吧?

相关链接:阿德莱德1岁多女婴被亲奶奶送给自己男友性虐待!两人均获刑!

其实,作为孩子的妈妈,怎么可能一点猫腻都没察觉到,

在儿子11、2岁的时候,妈妈有一次差点就发现了自己丈夫性侵儿子的秘密,

当时她正走进房间,刚好撞见他们将彼此推开......



感到不对劲的妈妈赶紧报了警,但并未能将继父绳之以法,

不知是想要袒护自己的继父,还是出于害怕,

男孩继续为继父的恶行“保驾护航”......

根据法院文件显示

当时,涉案男子及受害男孩都说他们没有发生什么不正常的事情



然而在这期间,遭受性侵的不只是他继子一个人,

这位男子还在阳光海岸的一家健身俱乐部认识了两兄弟,

并对他们下了毒手,

兄弟俩双双受到了性侵......



直到多年后,

受害男孩们终于愿意站出来指证该男子的禽兽行为之后,

这位“兽父”才被警方逮捕。

阳光海岸儿童保护和调查组负责人对男孩们的挺身而出表示赞扬。

最后,该男子被控17项有关强奸的罪名,并将被处以至少15年的监禁。

然而,没有人知道被性侵多年的男孩受到的创伤会有多大。



这件事情让人联想到了最近的一部名为《众目睽睽下的绑架/Abducted in Plain Sight》纪录片,


这部片子记录了一个跟昆州这件案子很类似,但更为变态惊悚的真实的儿童性侵绑架案。


看完这个纪录片后,网友们的反应大多数是这样的:


"你们真的要看看这个电影,太疯狂了,我看完后整个脸都是这样:”



“讲真,看完后我是真的真的真的无法理解那对父母在想什么!”



让网友们纷纷感叹“荒谬无比”的故事,虽然发生在70年代,但直到如今也依然让人十分震撼…...


【他人超好,我们全家都喜欢他,真的!】

故事的女主角名叫Jan Broberg,1962年出生的美国女演员。

那场让她被全美关注的事故发生在1974年。

那时的Jan,才12岁。



1974年,12岁的Jan和父母一起住在爱达荷州的家里。

一家人感情很好,Jan的童年一直过得很幸福,就像田园诗般美妙和自在。

他的父亲是一个花店的老板,母亲则是家里的全职太太。

Jan还有两个姐妹,名叫Karen和Susan。

她们经常一起骑着自行车,去集市上买糖果。

然后在一起去打球、游泳,无拘无束地聊天。

然而,这样田园诗般的日子,

随着一个男人的出现开始发生变化。



有一天,Jan的摩门教徒父母在教堂结识了一个男人,一个年轻、风趣的男人。

他的名字叫做Robert Berchtold,是新搬来这个社区的邻居,住的地方离Jan的家相隔两个街区。

他是一个生意人,有一个妻子和多个孩子,就和Jan的父亲一样。

这个彬彬有礼、风趣幽默的男人很快就赢得了Jan父母的好感,

两家人不久后就成了关系颇为密切的邻居好友。

不仅Jan的父母喜欢她,Jan和妹妹们也喜欢这个叔叔:

他总是会给家里的小朋友们带很多玩具,像是玩具船、玩具车、蹦床等等。

小孩子天性贪玩,一位和蔼又总是送玩具当礼物的叔叔当然会让她们感到亲切。

回忆刚接触Berchtold时,Jan说:

“Berchtold刚到没多久,就赢得了当地人的喜爱和尊重,大家都对他有种莫名的信任。

但是,我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外表和善的他其实正在策划一桩完美的犯罪。”

(Berchtold和Jan家里三个女孩)



【说好要骑马,却带我去见了“外星人”】

1974年10月17日,Berchtold问Jan,是否想和他一起出去骑马玩,Jan答应了。

Jan的父母对于孩子跟着熟识的邻居一起出去,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见。

他们如此信赖Berchtold,甚至在他偶尔来家里面和孩子们在一张床上玩也不觉得有问题。

于是,Jan开开心心地跟着Berchtold,在那个温暖的秋日“骑马”去了。

然而,出发后不多久Jan就失去意识了,

等她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陌生的床上,双手双脚都被绑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她只觉得头晕。

Jan的迷糊是有原因的,后来的调查证明当时的她其实已经被下药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Jan有时候醒着,有时候又迷迷糊糊。

有时候醒来时是被绑住的,有时候又是被松开的。

房门是锁着的,不能出去。偶尔天亮且Jan醒着的时候,她会透过窗户看向窗外。

窗外的风景在不断倒退,Jan知道自己应该是在一辆房车中。

但是具体在哪里,她就不清楚了:

窗外都是沙漠、仙人掌之类的,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让她判断地点的标志。

床上的枕头旁有个对讲机,里面会时不时地传出一个声音,和Jan解释发生的事情。

那个声音告诉Jan:冰箱里有她最喜欢吃的东西,她可以自己去拿。

慢慢的,对讲机里说的话越来越多,但却让Jan越来越困惑。

那个对讲机里的男声表示:“他们是一群来自一个即将毁灭的星球的外星人。

自从Jan出生以来,他们就一直在密切地观察她,Jan就是那个被他们选中、用来拯救星球的孩子。

他们称这样被选中的人,叫做他们的“女性伴侣”。

当这样的“天选之女”在遇到她们命定的男性伴侣时,就会得到命运进一步的提示。

如果是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听完这一切后肯定会觉得都是瞎扯。

但当时的Jan在那种环境下,却对这种荒谬的瞎话半信半疑。



三天后,Jan醒来时,发现房车似乎终于没有再往前开了,车停了!

对讲机开始发声,让Jan前往车门的方向,打开车门,走出房间。

Jan照做了,当她迷茫而恐惧地打开车门,试图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时,她看见了一个可怕的景象:

几天前,那个提出要带她出去骑马的叔叔Berchtold,居然就躺在房车前的沙发上,双眼紧闭,满脸鲜血。

Jan尖叫着上前“叫醒”了Berchtold,Berchtold似乎对醒来后周遭的一切一脸懵逼。

不久后,房车前的对讲机响了,向Jan下达了更多“任务”指令:

“Jan,Berchtold就是你的男性伴侣。

他的任务就是让你赶紧怀孕,这样你生下的宝宝能在16岁时拯救我们的星球。

不管这多难多糟糕,你都必须要完成!

如果你不按照命令完成任务,你的父亲就会被杀死,你的妹妹Karen就会失明,你的妹妹Susan就会被绑架来代替你的位置。”
听完对讲机说的话后,Jan已经吓坏了。

她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我一定要保护我的家人,我一定要保护他们!”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Berchtold开始不断地强奸Jan。

而Jan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只能努力忍住痛苦。

(Jan和Berchtold曾经的照片)



年轻的Jan不知道的是,根本没有什么外星人和拯救星球的故事。

她其实就是被绑架了,而这个绑架、编造谎言来强奸她的人,

就是那个原本要带她去骑马的和蔼的邻居叔叔Berchtold。

【女儿失踪三天才报警,抓住罪犯后却轻易原谅对方,为什么?】

如果说Jan当时太小,不懂事,被Berchtold恐吓、折磨过后已经被洗脑,分不清善恶,不知道逃跑,那也是能让人理解的。

但为什么她失踪了这么久,她的家人似乎都没有来找过她?

爸爸妈妈们没发现她和邻居叔叔出去后就消失了,难道不担心吗?

真实的情况让人感到非常气愤和无奈:

Jan的父母真的是在Jan失踪了五天后,才犹犹豫豫地报警的。

他们知道女儿和Berchtold一起消失了,却没有在女儿失踪后第一时间怀疑一起不见了的Berchtold,

原因非常简单:

在他们心里,Berchtold是个绝对的好人,不会做出伤害他们一家的事情。

这次女儿和他出去,可能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才音讯全无的。

同时,在之后的调查中,他们还坦白了一个更重要的“掩护”Berchtold的原因:

在女儿被绑架前,他们各自都和Berchtold有私情,

所以他们更没有怀疑过Berchtold可能是个恋童癖。

是的,Berchtold在绑架Jan之前,已经和Jan的父母分别发展出了婚外情!!

(从左到右分别是Jan、Berchtold、Jan的母亲)



为了诱拐Jan,Berchtold在认识了Jan的父母后,分别色诱了Jan的母亲和父亲,与他们都发生了关系。

一方面带领Jan的父亲享受同性之爱,一方面疯狂追求生活无聊的家庭主妇Jan的母亲。

在获得了这对父母的“偏爱和袒护”后,他才放心大胆地诱拐了Jan。

或许是心里有鬼底气不足,Jan的父母在女儿失踪后都没有提出对Berchtold的怀疑。

直到他们按捺不住终于打电话给警察时,Jan其实已经被Berchtold带到墨西哥了…

警方接到报案并了解了基本情况后,离开展开了追踪调查。

经过5个星期的追查,并联系了墨西哥警方寻求配合,警方终于在11月23日的半夜,

在太平洋沿岸的墨西哥度假小镇萨特兰的房车里,逮捕了Berchtold,解救了Jan。



当墨西哥警方将Berchtold关押在附近的监狱开始审讯时,Jan也被警察保护了起来。

墨西哥警方给Jan安排了翻译,告诉她,她的父母会在一天内赶过来接她。

害怕的Jan之后大致讲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零零散散能记得的片段,之后就被父母接回了爱达荷的家里。

而Berchtold则被引渡回美国,面临检方的绑架指控。


【Berchtold:我是神经病,所以不用服刑!】


如果说,故事只发生到这里,那可能还不足以引起媒体的重视,也不会变成一桩几十年后依然被人提起的“奇案”。

正是这次逮捕后Berchtold的情况,让这个故事有了更离奇的后续。

被美国检方以绑架罪名指控后, 警方还希望能够拿到他对Jan性犯罪的证据,

但是,Jan当时却不肯和任何人透露在绑架期间Berchtold对他所做的一切,

因为“外星人”告诉她绝对不能对外透露当时的情况,否则家人就会受到伤害。

所以,警方关于被绑架期间Jan所受虐待的证据并不充足。

更让警察难办的是,Jan的父母在这个调查中,最终表示愿意撤诉,不追究Berchtold的责任。
最后,当警方最终想要以绑架者起诉Berchtold时,Berchtold却拿出了自己“患有精神疾病,在犯罪期间属于精神崩溃”的证据。

最后,法院的判刑非常轻,诱拐并强奸了Jan的Berchtold,

受到的惩罚只是“被关了精神病院几个月。”

几个月后,“情绪稳定”的Berchtold从精神病院里释放出来了。

按照法庭判决,出院后的他不能再出现在Jan的家附近,不能再靠近她们一家人。

但是,判决没有阻止他和Jan“隔空联系”:

在接下来的一年半里,已经上初中的Jan常常会收到学校其他同学写给她的小纸条。

纸条上的内容都是让她在放学后某个时间点,去某个公共电话亭等电话。



Jan当时已经完全被洗脑了:

她心中关于外星人的那个秘密,让她相信纸条是外星人写来的,她不得不按照小纸条上的内容照做。

毫无疑问,纸条就是Berchtold写的。

他像之前那样假扮成外星人,贿赂某个Jan学校的同学帮他传达信息,继续威胁Jan老实听话。

最后,在1976年8月的一个夜晚,Berchtold出现在了Jan的卧室窗口。

他告诉Jan,把随身物品打包好放在书包里,写一张纸条告诉父母她要离家出走了。

随后,他再次把Jan诱拐走了。

【二次诱拐:我是中情局特工,这是我女儿!】

二次诱拐成功后,Berchtold带着这个完全被自己洗脑了的少女一路奔逃,来到了加利福尼亚。

为了让Jan的父母彻底和她断了联系,他假装是Jan的父亲,并伪造了一堆文件,让Jan顺利入读了一所加州的天主教寄宿学校。

每次周末来接Jan的时候,Berchtold都会告诉学校的教工修女们,他是一名中情局的特工,从黎巴嫩逃亡回来,女儿Jan的母亲已经遇害了,他只能选择这样的方式保护女儿。

学校的修女们就像当初Jan的父母那样,轻易地被Berchtold迷惑了。

乃至于当FBI调查上门来要求见见Jan时,这些修女还在为Berchtold打掩护:

或许在她们看来,FBI才是那群要杀害父女倆的幕后黑手吧。

发现女儿再次失踪的Jan父母,虽然不理解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但有了上次的经验还是迅速报警,并再次怀疑上了Berchtold。

于是,在Jan被诱拐并在新学校读了三个多月后,美国警察才再次将她解救出来。

几经周转,才回到了父母身边。



【久别重逢,却没有喜极而泣:曾经的小女孩已经彻底消失了】

1976年底,Jan终于和家人团聚。

然而,在看到父母的第一时间,Jan并没有激动地哭泣,也没有上前去拥抱他们。

相反,被警察送回来的Jan,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沉默着、一言不发的母亲,

随后也冷冷地走过她的身旁,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开始了长久的沉默。

根据之后对Jan母亲的采访,在第二次被绑架后,曾经的那个活泼、快乐的女儿已经不见了。

她那样怪异、沉默、惊恐,仿佛还在害怕着什么。

母亲的担忧非常正常,当时的Jan还没有从被Berchtold洗脑的恐惧中恢复。

她还在担心,没有完成任务生下孩子的她会不会受到外星人的报复,在担忧中她陷入了抑郁状态。



随后的多年里,Jan一直非常孤僻。

不敢和任何男性接触,也再也没有参加任何高中活动。

Berchtold编撰的外星人的故事,和Jan从小受到的宗教教育中有很多“暗暗契合”的地方:

比如一个救世主、一个婴儿、一个末日,等等。

这让Jan很难分清楚,那些谎言到底是谎言,还是一个不被世人所知的惊天大秘密。

直到1978年,16岁的Jan在学校剧院门口,遇到了一个男孩子。

那个男孩一直很喜欢Jan,于是给她买了一个冰淇淋。

Jan收到这个冰淇淋后,虽然内心非常兴奋,就像所有16岁少女那样快乐,

但这种快乐立刻就笼罩上了那份恐惧,恐惧接受一个不是自己“男性伴侣”的男孩送的礼物,会为自己的家人招来灾难。

Jan被一个冰淇淋压倒了,她开始考虑自杀。



然而,就在她收下冰淇淋的第二天,她发现太阳照常升起,世界依然如故,父母妹妹都平平安安。

一直牢牢遵循外星人威胁命令的Jan,开始对那个故事感到怀疑:

我违法了他们的命令,但并没有坏事发生。

或许,他们说的话,不一定就是真的…

之后,Jan开始尝试和其他人接触。

当她最终鼓起勇气接受男孩邀请,参加了高中毕业舞会并发现没有灾难发生后,

她知道,自己必须放下那个谎言,开始向前看,开始新的生活了。



【法庭再次放过他后,罪犯依然阴魂不散】

这时候,可以转过头来看看Berchtold如何了。

就在Jan被荒谬的故事洗脑,苦苦挣扎的那几年,Berchtold却在死性不改地继续骚扰Jan一家人。

第二次诱拐Jan被捕后,法庭对Berchtold的处决再次让人感到无语:

这一次,法庭依然相信他是个神经病,虽然被判刑五年,但实际上他被带到了一个精神病院关了几个月,之后又坐了一个月牢,再之后…就被放出来了。
被放出来后,Berchtold依然不死心地继续骚扰Jan一家人。

他开始跟踪Jan的家人,试图联系她和她的父母。

Jan或许懵懵懂懂分不清谎言和真相,但Jan的父母也是成年人了。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同一个人欺骗。

于是,这些年里Jan的父母加强了对Jan的保护,极力避免再发生“第三次诱拐”。

渐渐的,Berchtold似乎从Jan一家人的生活中消失了,只留下一道道深深的伤痕,在Jan的心理折磨着她…

2004年3月6日,已经成长为一名舞台剧演员,并勇敢地正视过去自己的遭遇的Jan,

在犹他州圣乔治的迪克西州立大学举行的女性会议上发表演讲。

现在已经距离她第一次被绑架30年,

当时那个12岁的天真小女孩,已经成长为一名坚强的女性,敢于公开自己的故事。



然而,就是在这次演讲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当时,已经68岁的Berchtold不知怎么地打探到了这次演讲的消息,也来到了会场。

他打断了Jan的研究,并开始分发他自制的“认为自己无罪”的传单。

当时的保安想把他拦下来,却被Berchtold威胁说自己有枪,大家别轻举妄动。

当保安慢慢退后时,Berchtold开着自己的白色小货车,撞向了试图阻拦他的保安。

保安被撞到飞过车顶,并被拖拽着拉了近一百米。之后Berchtold再次逃跑了。

现场超过40名观众目睹了这莫名其妙又吓人的一幕,并有人迅速报警。

之后,警察在一家麦当劳餐厅逮捕了Berchtold。

在案发30年后,他再次被捕了。

这次,检方再次起诉Berchtold,除了故意伤害他人罪名外,还加上了另外两起指控:

多年前,由于Jan的沉默而被忽略的绑架期间性侵Jan的罪行。

也是这次审判,让Jan在近30年后再次和Berchtold面对面、相遇在法庭上。

这次,Jan有许多家人、朋友、陌生的支持者们陪同,她非常坚强地向法官讲述了当年他发生的一切。

最终,Jan胜诉,Berchtold被判刑,Jan感觉压了自己快30年的一个重物,终于从身上移开了。



而Berchtold在得知自己即将服刑多年后,在2005年喝下毒药自杀身亡。

这对于无法再以精神疾病为由脱罪的Berchtold来说,

可能是逃脱法律责任的唯一的途径了吧。

如今,Jan被同一个人两次绑架的故事,已经被改编成了书、纪录片。

这不是一个单纯“惊悚、猎奇”的故事,而是一个让人对儿童保护反思的故事。

Berchtold的恶行自然不可饶恕,但纵容了他的行为、没有保护好女儿的Jan的父母,也对这场悲剧难辞其咎。


不管是Berchtold还是昆士兰的那个变态男,都是利用了家长的脆弱来接近她们的孩子,


父母除了要对自己的孩子多加关注之外,

更应该让自己的孩子建立起保护自我的意识,并让他们免受所有所谓“无害的熟人”的伤害,

希望这两个案子能够让家长们警醒,希望每个孩子的童年都不会受到恶魔的伤害...


文章来源:dailymail & 英国那些事儿


QQ图片20190201135016.png
maxresdefault.jpg
QQ图片20190201134116.png
i (1).jpg
513b3d7a-841c-4827-902c-65b570e44f51 (1).jpe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118.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114.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109.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105.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101.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58.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54.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50.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46.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43.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39.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34.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30.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27.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23.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1010.jpg
微信图片_20190201130957.jpg
095023ktbg349epck6zwcj.jpg
095021z9zi5io2hp1ig5j2.jpg
100642vv2o3k3okf8qzk3e.jpg
095022r5fmlmoomofnfill.jpg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2021 tigtag.com ( 粤ICP备2021003054号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