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联邦高等法院裁决反外国干预法未违宪!

澳大利亚最高的司法机构联邦高等法院周三(6月16日)就一项挑战“反外国干预法”的案子作出裁决,驳回一个民间团体关于这项法律影响宪法所规定的公民进行政治交流权利的指控。
014922fs44doswuz94ezsh.png
反外国干预法产生于2018年6月。此前几年,澳大利亚媒体频频揭露出中共给澳大利亚提供政治献金等丑闻,引起澳大利亚舆论的关切。为防止外国渗透和干预,澳大利亚国会当年6月28日通过了这项法律。

这一行动触怒了北京,中共谴责澳大利亚政府。这项法律被广泛视为防范中国秘密干预澳大利亚政治、大学和其他机构的工具。

该法律要求外国代理人必须按照透明的要求在澳大利亚总检察长办公室公开注册。

但是,澳大利亚民间团体“自由工场”(LibertyWorks)在从事相关活动中反对进行这样的注册。该组织称,所谓的《外国影响力透明度计划法》(简称反外国干预法)影响到民众在澳大利亚的言论自由权,因而应当予以废除。

2019年,自由工场向澳大利亚高等法院就外国干涉法提出诉讼,称此法影响到宪法规定的澳大利亚公民进行政治交流的权利。

自由工场组织表示,注册过程过于“繁琐”,阻碍了政治交流活动。

自由工场是一个规模不大的民间团体,成员大约1200人,经常组织一些研讨会,邀请一些外国人士和团体参加。该组织声称,它的目的是支持个人权利,减少政府对个人生活的干预。

不过,高等法院的7名法官中有6人都认为,这项法律是有效的,有关注册手续是必要的。

美联社引用大法官苏珊·基菲尔(Susan Kiefel)、帕特里克·基恩(Patrick Keane)和杰奎琳·格里森(Jacqueline Gleeson)在裁决书中的话说,“即使外国干预的目的不是破坏澳大利亚的稳定或者制造不稳定,这些情况如果不加以披露,也会妨碍澳大利亚决策者的能力”。

澳大利亚总检察长迈凯莉·卡什(Michaelia Cash)对高等法院的这个裁决表示欢迎。

总检察长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说,“外国干预活动如果通过公开和透明的方式进行对澳大利亚的公开辩论将产生积极作用,因而应该予以欢迎。”

声明还说,“反外国干预法设立的目的不是要阻止民众或者实体进行这类活动。相反,此法承认这类活动,只要是透明的,都将符合公众的利益。”

自由工场的负责人安德鲁·库珀目前还没有对最高法院的这个裁决发表评论。

此外,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上议院工党议员莫索尔曼的华裔政治助理张智森,上个月在高等法院挑战对他的指控中败北。当局对他们提出的指控是违反《反外国干预法》。目前警方对他的调查还在进行。

张智森是澳大利亚华人社团的主要人物,他参与的数个组织据信都与中共有密切关系。去年6月,他和他的上司莫索尔曼议员的家都受到澳大利亚警方和安全部门的搜查。

图文来源:voachinese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2021 tigtag.com ( 粤ICP备2021003054号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