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总理:已准备好和中国开启谈判!

2021-6-21 17: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中澳两国存在的贸易争端,莫里森在周四前往英国前接受电台采访时说,“澳大利亚的大麦生产商、澳大利亚的葡萄种植者成为(中方)贸易制裁的目标,我们认为这是完全不合情理的”。

自澳方于去年年初呼吁对新冠病毒来源进行独立国际调查后,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贸易制裁已包含了一系列其他商品,包括从澳洲进口的煤炭、牛肉、大麦和龙虾等。

在北京方面宣布征收关税之前,中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最大买家,在2019年购买了价值近7.73亿美元的葡萄酒,约占澳洲所有葡萄酒出口的40%。


澳大利亚试图与中国政府进行接触的努力在过去一年多来一再失败。

现任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周日在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说,他在1月份给中国对口官员写了一封信,阐述了双方可以进行建设性接触的方式。他称,“我仍然在等待答复”。

在参加七国集团峰会前,莫里森说他将寻求其他全球领导人的支持,以对抗他所反对的 “经济胁迫”。尽管莫里森在周六并未促成与拜登举行双边会谈,但双方间的交流还是以美英澳三国领导人会谈的方式进行。

会后,三国领导人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他们讨论了一些共同关心的问题,包括印太地区。他们一致认为,印太地区的战略环境正在发生变化,有充分的理由深化三国政府之间的合作。

他们欢迎由‘伊丽莎白女王号’号航母领导的航母打击群即将在印太地区进行访问和演习”。会后的澳方记者会上,记者向莫里森提问称,“中国这个词在三国会议上出现了多少次?”他回答说,“你不会指望我对具体的讨论透露出任何细节。

我们今天有机会更广泛地讨论印太局势”。

莫里斯补充说,“澳大利亚最亲密的朋友莫过于美国和英国。我们在各自的安全问题上已经合作了很长时间。因此,我们今天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来讨论这些问题,并看看我们在未来如何能够进一步合作。

局势只是加强了我们进行更深入合作的必要性。”记者问,“据报道,拜登对自由民主国家受到威胁和专制国家,我想,特别是像中国,以及俄罗斯的崛起感到担忧。像这样的会议是否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试图给自由民主国家提供更多的动力来继续发展?”


莫里森说,“我认为,对于自由民主国家和先进经济体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使他们的思维和他们的观点在如何看待全世界的问题上保持一致。这涉及到我们如何回应,特别是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

他续称,“今天,为应对任何未来的大流行病而制定的100天计划,我认为是英国的一个杰出成就,英方与盖茨基金会合作,把该计划摆在我们面前。这得到了非常好的回应,包括来自我们自己”。

莫里森说,“但无论问题是什么,无论是今天处理大流行病的问题,还是明天处理开放社会和市场经济的问题,这都是像我们这样的先进经济体和自由民主国家分享我们的观点和展望的好机会”。

记者问,举行三边会谈是谁的主意,为什么不是与拜登的双边会谈。莫里森说,“不,这是一个机会,因为我们都在这里(参加了会议),所以它是相互的。但我们特别希望能与双方进行讨论。”

记者问,“今天上午,在你早些时候的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了(新冠病毒)从实验室泄密的问题,围绕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理论。美国对此有什么看法?你能给我们一个指导,他们是否认为这是一种可能性?”莫里森说,“你将不得不与美国讨论这个问题。

但是,我今天上午没有对实验室的泄漏发表任何评论。我今天只是提到了为世卫组织所做的报告中提出的建议,它建议对可能的来源进行进一步调查。我们支持这样做,我们支持围绕所有这些问题提高透明度。不是因为任何政治问题,而是因为这很重要。”

莫里森说,“这是我们今天讨论的一个关键问题。我们需要知道必须如何从这种大流行病中学习。这就是我们专注于做的事情。无论是为确保制造和技术所需的准备工作,还是为制造疫苗所需的运输,不仅是在发达国家,而且在发展中国家”。

他说,“今天,莫迪总理仍然能够从抗击大流行病的前线加入我们,并分享所需的经验教训,以确保在未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能够应对这样的严重和重大的全球健康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问,“中国本周指责美国和澳大利亚试图在该地区展示他们的实力。这与两艘海军舰艇有关,我认为是在本周早些时候。北京,通常以尖锐的评论和虚假的信息来回应任何批评。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政府如何管理安全、网络和战略威胁,同时保持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莫里森说,“我认为要保持一致,我们支持一个稳定、和平和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这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它符合澳大利亚的利益,也符合中国的利益。也有利于整个地区的自由贸易。澳大利亚从中国的经济成就中获益良多”。

莫里森说,“中国也从澳大利亚与中国的贸易中受益匪浅。当然,我们也希望看到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与中国建立了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而伙伴关系是关于管理关系中发生的问题。我们当然希望看到正在发生的对话再次继续和开始。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问题。”记者问,“这种关系是维持现状,还是朝一个方向发展?你如何定义?”

莫里森说,“我总是保持乐观,但与此同时,我的意思是,澳大利亚对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提出的14点(清单)的立场是非常清楚的,非常明确的。但是,澳大利亚总是准备好坐在桌子旁,讨论如何使我们的伙伴关系发挥作用。这符合该地区所有人的利益。这也是我们的重点所在。”

记者问,“他们在中国问题上为你提供支持吗?”莫里森说,“我想我可以这样说。我们与美国的联盟,我们与英国的关系,从未如此强大。我们以类似的方式看待世界。鉴于我们的历史,这并不令人惊讶。而且我们以类似的方式看待挑战,我们始终站在一起。”记者追问,“在其他七国集团领导人中,你是否需要挺起任何脊梁,让他们也支持你?”莫里森说,“我认为这次会议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就是暂停并评估印太地区存在的压力以及对全球稳定的更广泛影响。我想明天我们将有更多的机会来具体做这件事,我们将在那里举行会议。不过,今天的会议在很大程度上侧重于(就疫情)确保有更大的透明度”。

莫里森续指,“当涉及到了解这场灾难性的大流行病是如何影响世界的时候,要有透明度,让阳光照射进来,并且再次强调,不要寻求分摊责任。这不是关于分担责任,这不是关于政治。这与任何事情无关。而是如何能够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而在未来,我们如何能够避免它。”

他说,“无论是从健康角度还是从经济角度来看,澳大利亚在这场大流行病中的表现几乎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好,为此,在我与那些失去数千、数万公民的国家交谈时,我们,在澳大利亚,当然对910个逝去灵魂表示哀悼。但是,与其他国家相比,澳大利亚已经非常有力地度过了这场大流行病。因此,我们非常关注确保我们与其他国家合作,使他们在未来不会遭受像这次一样的痛苦。”

记者追问,“这里有两个问题。病毒是如何起源的。我认为你一定认为它有可能来自实验室,因为...”莫里森表示,他不知道。记者问,“然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没有足够快地通知其他国家。我想这是你现在正在谈论的透明度问题之一。”莫里森说,“未来重要的是,如果有一天发生事件,如果有一个严重的传染性病毒或疾病,世界将迅速采取行动。我的意思是,我认为我们今天制定的100天计划非常出色。英国首席科学官的领导力,他在制定这一计划时发挥了如此强大的作用,这是非常了不起的。”

莫里森说,“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更早地采取行动,如果世卫组织能够拥有需要的权威,那么我认为这是非常积极的。我的意思是,我长期以来一直在提出这个观点,即世卫组织需要这种独立的力量,而世卫组织的各方需要有义务和责任,确保我们都尽我们所能,避免在未来发生这次的情况。”记者说,“而这需要一个条约,它需要一个条约吗?”

莫里森说,“今天有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我们一直对这个想法持积极态度。这些事情总是归结为细节问题。但是,我们在过去看到,在不同的领域,在发生严重事件的地方,我不是在谈论健康,而是在其他领域,世界共同工作的方式和个别主权国家承担的义务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是我认为你从这些事件中得到的重要教训。从这次事件中也有重要的教训。”

莫里森说,“我认为其中一个关键的教训是,世卫组织应是保持独立的、是强大的,有能力能够更早地了解事情,而且我们所有人都有义务,如果我们认为在我们自己的边界内发生了事件,我们要尽快分享,以拯救尽可能多的生命,防止我们所看到的损失。”



图文来源:rfi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其他主题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20-2021 tigtag.com ( 粤ICP备2021003054号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