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计划“与病毒共存”引发华人担忧 各州政府反应不一

居住在阿德莱德的辛迪·顾(Cindy Gu)因为疫情的缘故滞留在新州边境小镇数周。两天前,她回家看病的申请终于得到了南澳的批准,目前正在阿德莱德家中隔离。
014515fsp65swz6wwyyq3p.png
眼下,澳大利亚除了新州、维州、堪培拉等新冠疫情仍未得到控制外,包括南澳、西澳、昆州在内的多个州和领地新冠病例处于清零的状态。这些地区仍对疫情中的州和领地维持了严格的边境管控。

虽然澳大利亚在过去成功通过封城控制了几轮疫情的爆发,但高度传染的德尔塔变体迫使新州和维州这两个经济重镇计划重新开放。

昨天,新州政府则宣布计划将在10月18日成年人口达到70%疫苗接种率后,对完成两剂疫苗接种的人群放松管控。

联邦政府亦正在向各州和地区施压,一旦疫苗接种率达到70%-80%,就坚持全国性的重新开放计划。

由于悉尼的病例正在迅速增加,一些州长表示会推迟这项计划。但联邦国库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敦促各州和领地领导人遵循计划。

“坚持这项计划......一个允许企业重新开业并能够规划自己的未来的计划......一个将澳大利亚带向安全地与病毒共存的计划,”弗莱登伯格部长说。
014513cqk27aa85ko7eao8.png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MA)副主席克里斯·莫伊(Chris Moy)表示,德尔塔的高感染性、短潜伏期和无症状传播意味着“旧的游戏规则已不起作用”。

“在开始的时候,你消除它的机会窗口是如此之小,基本上一旦你错过了这个窗口期,德尔塔变体就开始主宰命运,”莫伊说。

在澳大利亚的社区,针对政府努力提高疫苗接种率而不再追求清零政策的争论此起彼伏。这一激烈讨论在华人社区同样存在——支持者将焦点放在了封城对澳大利亚经济带来的打击,而反对者担心解封可能造成更高的感染病例数,以及医疗资源不堪重负。

对于顾女士来说,虽然因为疫情居家隔离令的缘故,几个星期无法从属于新州境内的Broken Hill返回南澳家中,顾女士却对解封政策表示担忧。

“澳洲除了开边境没有更好的做法,因为他控制不住。在控制不住的前提下再不保经济,那就等于两边都损失了。”

“悉尼已经没有希望了,但是这并不代表说其他州也要和新州一样。”

目前,除了联邦和新州的疫苗解封路线图计划外,维州上周也宣布放弃清零,不过州长在讲话中表示,如果不能清零的话,数字也不能是几百例,而需要是比较低的数字。

堪培拉首席部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则将目标定在了比联邦制定的80%更高的90%疫苗接种率上。

周三,巴尔在发言中称堪培拉还没有放弃清零政策,但可能也不会在一两天内达成清零目标。

在昆州和西澳,政府也仍然在坚持病例清零的目标。昆州州长安娜斯塔西亚·帕拉夏(Annastacia Palaszczuk)公开的表示了她对联邦计划的担忧,称对于12岁以下没有包括在新冠免疫计划内的儿童的安全感到不安。

而在疫苗接种率全澳最低的西澳,州长马克·麦高文(Mark McGowan)
则对联邦要求西澳遵循全国路线图感到愤怒。
014518vzwebb5g5irwi5df.png
麦高文曾质问为什么他们要带着任务把病毒带到澳大利亚感染当地公众。

在联邦政策方面,财政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上周表示坚持全澳统一的疫苗开放政策,弗莱登伯格上周发言称人们必须“与病毒共存”。

“我们无法清除它。澳大利亚要整体开放......不论你深处西澳,还是昆州,还是在南部各州,都要遵循这一计划,”他说。

“为了确保我们部分关闭经济?丢掉工作?人们生病去世?”麦高文问到。

在顾女士看来,联邦的路线图是可以理解的,是没办法的办法,但西澳和昆州的坚持也是有意义的,尤其对于易感染的老年社区来说。

“如果他们能支撑的住,忍住这种小痛,保证民众的安全和健康是对的。”

“如果在澳洲干了一辈子的老人,最终不能安享晚年,被社会用这种方式抛弃,这种方式换来的经济,我觉得多少带点人血的味道,”顾女士说。

顾女士对老年人感染的担忧在社区内并不罕见。在与ABC中文的采访中,为悉尼多个地区的数千位老人提供护理服务的华人服务社(CASS)主席周波也表示,“与病毒共存”对老年社区,尤其是还未接种疫苗的高龄老人造成的影响令他担忧。

周波表示,华人服务社主要面对的是七八十岁的高龄老人,在独居并封城的情况下,他们现在面临无法和子女见面的问题,仅仅通过上网聊天。这造成了很多人都出现有精神健康问题。

而在他们的颐养院,63名居民中有17人没有接种疫苗。

这意味着如果按照目前单日破千的新增病例数,解封可能会造成华人服务社的高龄老人群体面临困境。

上周,联邦政府向60岁以上老人的信箱寄送了58万6千封信件,劝说他们不要等待辉瑞疫苗,而是尽快接种阿斯利康。

据了解,虽然这个年龄层82%的人群都已经接种了至少一剂疫苗,但仍有18%的人没有接种。卫生专家表示,如果继续等待,感染德尔塔病毒的风险将更大。
014520g8nox31ahc63u3ph.png
周波先生称,老人主要担心的是疫苗的安全问题,一些人希望等待辉瑞疫苗,而更多人则对疫苗整体都感到担忧。

“我们华人里边很多对打疫苗是怀疑和观望,担心副作用的心态,”周先生说。

“现在有很多七八十岁的长者在微信上看到很多假消息,说副作用特别大,台湾死了几百人。”

周先生表示,政府现在也没有明白说明该如何处理这一问题,只是劝大家打疫苗,对那些不打疫苗的人采取什么样的保护措施做的还不够。

“比如说这些老人家的子女,他们打了疫苗,然后携带了病毒不知道,去见父母,把父母亲传染了。年长的人一旦被传染,危险就大得多了。”

而社区中担忧的声音也不仅仅针对老年人,对社交和工作需求强烈的年轻人也对70%接种率解封感到不安。

Zoe是一位目前居住在悉尼的学生,她前几天不幸确诊感染了新冠,之后失去了工作。由于对隐私的担忧,她请求ABC中文在报道中使用化名。

独居的她在确诊后感到无聊,甚至有些自闭。但即便如此,她仍然不赞成将疫苗接种率与解封挂钩。

Zoe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感染上新冠病毒的,她担心自己的确诊是因为新州卫生当局在疫情管理上有漏洞造成的,例如,有可能有感染者没有进行新冠检测。Zoe说,她可能接触过不止一个出现过症状的人。

目前,在澳大利亚,新冠检测主要还需要到检测点进行,自我检测是不被允许的,虽然药管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批准了28种快速检测方式,但它们大多需要在医务人员指导监督下进行。
然而,在世界其他地方,例如英国,人们则有更多自我进行检测的自由,在出门前检测被认为有助于人们获得出门的信心保证,也有助于发现无症状感染者。

图文来源: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2021 tigtag.com ( 粤ICP备2021003054号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