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陈宏因“影响国家安全”被取消澳洲签证,申诉后至今无果

023535fe3r153roayeycre.png
因澳大利亚政府对一位知名中国学者的投诉信拒绝作出回应,这名学者指责澳大利政府在处理他的签证问题时不透明。该学者此前被联邦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取消签证。

“我写到:‘我随时愿意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任何的接触,都可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的陈弘教授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他在2020年5月收到了联邦内政部撤销其签证的信件,并于去年8月向该部门回信。

“到现在为止,一点音讯都没有。我们说石沉大海就这意思。”

“什么叫不透明,这就叫不透明。就像一堵墙一样,你拼命在那里喊,对它喊,没有任何反应的声音。”
023536jfy30y3z3hf0hao5.png

​陈弘教授在ABC中文最近的《直播澳洲》节目中讲述了他一直以来的不满。这档直播节目每周一集,这期话题是澳中关系。

在写给内政部、日期为2020年8月19日的三页信函中,陈弘教授说他对澳大利亚情报组织(ASIO)认定他直接或间接构成国家安全风险感到 “震惊”。

在ABC看到的这封信函中,陈弘教授说:“我坚决拒绝接受这一评估,并认为[这一评估]在我和澳大利亚的关系上存在一个严重的错误。”

“我的澳大利亚签证被取消令人难以置信,让我非常失望。事实上,我[起初]以为这封电子邮件是一封欺诈的垃圾邮件。”

联邦内政部拒绝对陈弘的个案进行置评,但一位发言人表示,澳大利亚政府“不会容忍非澳大利亚公民的人从事令人担忧的行为或举止,并将继续采取果断行动,保护社会不受这些人带来伤害的风险”。

微信上的“公正群”让陈弘深陷调查
一年前,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新闻调查组曝光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和澳大利亚情报组织外国干预工作组(AFP-ASIO Foreign Interference Task Force)联合调查中国共产党(CCP)涉嫌通过新州工党后座议员肖凯· 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的办公室,利用其前工作人员张智森(John Zhang)渗透到新州议会的新闻。一年后的今天,陈弘教授做出了以上的评论。

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正在调查张智森先生是否利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的一个聊天群,鼓励莫索曼先生为中国政府的利益代言。

陈弘教授和另一位著名的澳大利亚研究学者李建军因为是该微信群的成员而被卷入对这一渗透指称的调查中。
023537d2lgzz59fg5l5f4e.png

李建军先生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称他在中国会继续专注于澳大利亚学术研究工作。去年10月,陈弘教授向ABC《背景调查》(Background Briefing)分享了这个名为FD微信群的细节——FD意指“fair dinkum”(fair dinkum是澳大利亚俚语,用于强调或求证某事是否属实时使用)。

此聊天群的成员说这是个根本无害的微信群。

如今,陈弘教授仍然坚定地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也认为自己没有对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构成风险。

“据说当时有一个什么微信群,在微信群里要去施加影响,”他说。

“我想哪一个有正常头脑,有政治头脑的人会用微信群去进行政治渗透。

“我是非常震惊……我是非常非常无语的。”

在ABC新闻调查组报道了事件的主要嫌疑人张智森被发出搜查令近一年后,陈弘教授做出了这些评论。

该搜查令确认了至少另外九人与这场调查有关,其中包括陈弘教授和李建军先生。

根据2020年6月对张智森先生发出的搜查令,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怀疑他与中国统战部和中国主要间谍机构——国家安全部(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 ,MSS)秘密合作,从而对莫索曼议员施加影响。

这一搜查令称,这群人可能违反了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预法(foreign interference laws),他们试图在“私人社交媒体聊天群和其他论坛”暗中对这位澳大利亚政客施加影响,他们还被指称与中国政府合作并有所隐瞒。

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局拒绝对正在进行的调查置评。

陈弘教授和李建军先生在各自的领域内都是知名学者。

在陈弘教授的职业生涯中,他曾与前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和前新州州长鲍勃·卡尔(Bob Carr)一起参加活动,并在1994年前总理鲍勃·霍克(Bob Hawke)的中国之行中担任翻译。
023540ppf5s1u8apk5h18j.png

陈弘教授也是中国官媒小报《环球时报》在澳中关系方面的知名评论员。

他的学术专长是分析诺贝尔奖获得者、澳大利亚作家帕特里克·怀特(Patrick White)的作品。

他的同事李建军是一名京剧爱好者。李建军的博士论文是关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澳大利亚文学。

在信中,陈弘教授概述了他的学术工作,包括担任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期刊编辑,以及为大学生主办年度竞赛,以测试学生们对澳大利亚的了解。

他说,他对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双边关系发表过坦率的评论。

他说,虽然他有时会对澳大利亚的一些政策提出批评,但他的目的是“消除误解”。

“在中国,我是众所周知的,最有力促进和倡导对澳大利亚理解和友谊的人士之一,”陈弘教授写道。

“我对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社会和文化怀有深厚的感情。我没有,也不会做任何对澳大利亚的安全构成威胁事情。”

图文来源: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20-2021 tigtag.com ( 粤ICP备2021003054号 )|网站地图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